七月,正午时分,落凤村的天气已经变得炎热起来,陈三秋穿着大花裤衩,光着膀子,被烈日晒得古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黑色软软的头发耷拉在眉间,剑眉星目,微微消瘦的脸庞,高高的鼻梁,勾勒出来一副还算俊俏的面庞。

只是,陈三秋那滴溜溜的眼珠子猥猥琐琐的向着四周一看,急忙偷偷摸摸,快速小心的向着后山跑去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种贼眉鼠眼的既视感,完全破坏了陈三秋原本还算帅气的高大形象。

一路狂奔到后山,如同狸猫一般轻轻伏在一处草丛后面,一双眼睛贼光四射的向着草从前方的一处水潭望去。

精致的面庞,宛如天使,修长的脖子,白皙的肌肤犹如羊脂一般,特别是那露在水面外面的身子,更是看得陈三秋眼睛直勾勾的,恨不得用眼睛上去狠狠地咬上一口。

陈三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擦了一把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全然进入了一副忘我的境界,整个世界中只剩下了前面水潭之中正在洗澡的赵玲玲的身上。这辈子如果能够把赵玲玲这样的小娘们儿娶回家,这辈子都值了。

脑海中幻想着将赵玲玲娶回家之后,任由自己为所欲为的场面,陈三秋看的眼珠子都红了。

全然没有感觉到后面一个身材高大威猛肥胖的女人正从身后走来。

“好啊,你这个小王八蛋,在这里干什么呢?竟然敢偷看我姑娘洗澡,老娘揍死你。”罗香玉过来给自己女儿赵玲玲送换洗的衣服,却发现在水潭岸边草丛的后面趴着一个猥琐的身影,一看就知道是陈三秋,立刻怪叫一声,伸手拿着搓衣板,立刻威猛无比如金刚一般向着陈三秋冲了过去。

正在水潭之中洗澡的赵玲玲瞬间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大中午的,人们都在家里吃饭休息的时候,竟然还会有人跑到后山来看到自己洗澡,顿时心中羞愤无比,急忙身子一沉,只剩下一个小脑袋在水面外面。

抬眼看去,就看到穿着大裤衩,满脸惊慌的陈三秋,吓得如同兔子一样蹦起来,脸色一脸的惨白,惊吓无比的样子,迈开大步向着水潭冲了过来。

赵玲玲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种被活生生侵犯了感觉,小脸瞬间羞红一片,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立刻水雾漫漫,差点要哭了。

看到陈三秋这个小王八蛋竟然径直向着水潭冲了过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没穿衣服呢。

如果陈三秋这个小王八蛋冲了进来,呜呜,赵玲玲顿时感觉自己这辈子都要完了。

“二婶,二婶,有话好说,我只是路过这里,正好肚子疼,趴在地上暖肚子,我可没看到你女儿在洗澡啊。”陈三秋听到罗香玉那犹如恐龙一般的大吼一声,暗道一声坏了,这罗香玉长得高大威猛,在村里打架骂街就没怵过谁,自从村里战斗力最强的陈阿牛被罗香玉挠的脸上血呼啦一片之后,连老爷们都让着罗香玉七分,现在罗香玉发现了自己偷看她宝贝女儿洗澡,非要拨了自己的皮不可。

陈三秋从小到大都很迷惑不解,为什么罗香玉这样的女人,竟然能够生出来赵玲玲这种娇美可爱的女儿,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啊。

陈三秋回头看了一眼罗香玉拿着洗衣板大步流星向着自己冲来的样子,吓了一跳,腿脚慢了一步,就看到那洗衣板被罗香玉势大力沉的猛地向着自己的脑袋一拍。

陈三秋感觉自己脑袋一震,疼的嗷嗷直叫,立刻大叫一声,一不做二不休,立刻一跃冲入了水潭之中,现在想要活下去,只能擒贼先擒王,先把赵玲玲那个小丫头抓住了,才能让暴走的罗香玉稳定下来。

冲入水中之后,陈三秋立刻如同一条滑溜无比的泥鳅,三下两下冲到了赵玲玲身后,一把搂住了赵玲玲的脖子,身子紧紧地贴在赵玲玲的背后。

陈三秋立刻浑身一哆嗦,身为二十一年的老光棍,在这一刻,差点幸福的直接飞起来。

赵玲玲羞得不能自己,恨不能转头一口咬死陈三秋这个王八蛋。

“谁是你媳妇。”赵玲玲羞愤的说道:“你快点放开我,我让我妈饶了你。”

陈三秋翻了翻白眼,看了一眼站在水潭岸边一只手拿着洗衣板冲着自己破口大骂的罗香玉,陈三秋啧啧两声:“你看你妈现在这个样子,能放了我?我放了你,你妈绝对能打死我。”

赵玲玲突然哇的一声,猛地仰头,后脑勺砰的一声撞在陈三秋的鼻梁上,陈三秋立刻感觉脑袋一阵昏沉,鼻子瞬间流出来一股暖流。

手上的力量立刻弱了不少,赵玲玲急忙挣扎出了陈三秋的怀抱,离开的时候还猛地一脚踹在陈三秋的肚子上。

陈三秋立刻有种吃了狗屎的感觉,特么的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赵玲玲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时候,不愧是罗香玉的女儿啊。

陈三秋感觉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心中惊慌失措,立刻手忙脚乱的想要游到岸边去,谁知道越是手忙脚乱,身子越是下沉,最后直直的向着水潭底部沉了下去。

“我特么还是一个处男啊,老天你没长眼啊。”

陈三秋满心幽怨,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整个人渐渐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三秋突然感觉小腹处传来一股暖流,浑身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托着,渐渐向着水面上浮去。

在强烈的求生意识下,陈三秋努力的划着双手双脚,高唱着义勇军进行曲,拼命地游到了岸边,抬头一看,发现赵玲玲她们娘俩早就不见了踪影。

心中顿时大怒:“赵玲玲,小爷早晚要娶了你,新婚夜,小爷绝对饶不了你。”

脑袋一沉,陈三秋再次晕了过去。

只是晕过去之前,陈三秋好像听到了旁边有人在说话:“宿主绑定成功。”

“宿主:陈三秋,男,二十一岁,普通人类。”

“技能天赋:医术菜鸟,种地菜鸟,科学白痴,金融白痴。”

陈三秋昏昏沉沉的抬头看了一眼漂浮在自己脑袋前方的一颗通体白色的金属球,倔强的骂了句:“你才是废物。”